博导老总

来源:摘自中国产经新闻 日期:2016年6月29日 11:33

  · 记者:对于一个15岁就上大学,又很顺利地读完硕士、博士的人来说,为什么会于1994年选择了在一个几平方米的小屋里白手起家,艰苦创业?

  · 尹应武:我在中国科技 大学读研究生期间,深受科大民主和创新精神的影响,这种影响对我的人生影响是深远的。我的创新意识的培育和萌芽应该是从科大开始的,后来在师从赵玉芬院士 读硕士和博士期间,在磷的生命化学领域做了大量的创新工作,在这个领域有20多篇论文发表,得到国内外同行的高度评价。中科院的几位德高望重的院士都认为 我在学术上是很有潜力的,当我毕业的时候选择去做应用时,都问我为什么选择去做应用,我当时想告诉大家,我在学术上已经找到了成就感,还想尝试做企业。

  在科研院所和大专院校里,给人的印象是,搞应用的人是在学术上上不去的人,但是,中国如果都是二、三流的人去搞应用怎么能行呢?我认为,中国不缺搞理论研 究的人,缺的是理论搞得好,又能沉得下去,实实在在地去帮助企业解决问题的人。我更希望把我的智慧和学识拿到实践中去应用。

  1991年,我是想脱离企业去读博士的,但当我读完博士面临选择的时候,我觉得我应该再去做企业。因为我前面已经交了几年的学费,我已了解企业需要什 么,我也了解我应该做什么,我可以用现代高新技术手段和现代科学知识来诊断和解决传统产业在技术开发过程中相关的难题。我最擅长的东西就是这些年自己积累 的东西。

  · 记者:在去重庆做第一个项目之前,你就知道解决这项技术的关键问题在哪儿吗?

  · 尹应武:实际上,这个 问题和我的经营模式有关。我的企业定位叫企业医院和技术银行,病人不来医院,我们不会知道病人得的是什么病。其实,在去之前,我连什么叫氧乐果都不知道, 是别人告诉我,“如果在这个技术有所突破,对你公司立足有好处。”那我怎么突破呢?我们就到病人家里去,我带了一批技术人员到工厂里,对原材料、产成品、 中间处理的每个过程进行诊断。我们这个企业医院的经营模式,其实是技术找市场的一个捷径。

  我认为,我国90%以上的技术之所以不能转化,是因为不知道市场和企业真正需要什么。

  · 记者:有了“氧乐果”,企业的经营就一帆风顺了吗?

  · 尹应武:一帆风顺的事 肯定没有。应该说,“氧乐果”的技术在不同的厂家应用效果是不同的,技术要创造出价值其实是“无中生有”的过程,要有很多“无”的加入,比如理论、管理 等,当然,还和企业的机制有关系,种子也并不是哪儿都能发芽,这需要适合的土壤、阳光和雨露。我走过上百家企业,我感到技术的成功和产学研的模式的实践需 要企业的机制创新和合作双方进一步建立诚信关系。

  尽管我们的合同兑现率不是很高,但我们公司通过建立自己的产业,并以自身的诚信和优质的服务,使自己得到了发展并不断壮大。

  我们现在采取的战略是扶优扶强,选择诚信和信誉度高的企业作为战略合作伙伴。

  · 记者:那么,你们的企业医院是主要针对您所研究的领域还是适用所有的企业?

  · 尹应武:其实,我们可 以做的事很多,我们的定位肯定是专科医院,我们解决的是我们擅长的领域,但是,事物都是相互联系的,比如一个工厂,他所包括的企业管理,化工机械、自动控 制的各个领域都可以在大学和科研院找到相对应的学科,我们可以举着企业医院和技术银行的大旗,在需要的时候来整合各种资源。

  · 记者:麦肯锡也是为企业“看病”,如果抛开规模和知名度,你们和麦肯锡的区别是什么?

  · 尹应武:应该说,区别很大,麦肯锡为企业看病是从管理的角度去看,我们是从技术的角度为企业看病,麦肯锡更偏重从生产关系去诊断企业的问题,是从人的角度去研究人,我们更偏重从生产力的角度去为企业诊断,是从物的角度去研究物。

  · 记者:是不是因为有了清华大学做后盾,你才敢提出“技术银行”这么大口气的定位?

  · 尹应武:也不是,清华大学的每一个人都是很有能力的,我哪儿有那个能力让他们来听我的,所以,肯定要按企业经营模式来运转,资源只有真正被利用才能显示出价值。

  · 记者:按照最近的校企改革政策,校企里的老师,两年后,在教学和校企之间只能选择其一,我特别感兴趣的问题是,你的人事关系是在清华大学还是在公司里?

  · 尹应武:我博士毕业后分到紫光公司就没有了铁饭碗。我是断了后路去找饭吃。现在我又是双重身份,我在清华大学里是企业编制,是做企业之后又被学校聘回去做教授的。

  · 记者:在尹老师和尹总之间,你更喜欢哪种称呼?

  · 尹应武:当然是尹老师。企业无大小,老总是每个人都可以封的。

  · 记者:正像您的导师所说的,作为一个在学术上非常有潜质的科学工作者,你放弃了学术研究不感到可惜吗?

  · 尹应武:不可惜,为什 么呢?如果要做学术研究,应该说,我在博士期间已经做到前沿去了,在磷的生命化学研究领域已走到前沿,要丰富自己的理论内涵和人生阅历,转化自己的成果实 现自己的想法应该去办企业,实现一个全过程。理论和应用是相互关系,而不是对立或矛盾的关系,有丰富的知识和扎实的理论基础,就能帮你多角度地看清问题的 本质,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你会发现创新对理论也是一种丰富的提升。

  · 记者:我知道大学老师出来做企业的也不少,但成功的不算多。那么,您做企业成功的原因是什么?

  · 尹应武:我做企业成功,是因为我在读博士之前就在原来的企业交了3年学费,读博士的时候也在几家企业兼职,后来又以“企业医院”这种特殊的模式和上百个企业打过交道,和几十个企业合作过,这些都是成功的土壤。

  · 记者:为这么多企业看过“病”,就没有一起“医疗事故”吗?

  · 尹应武:达不到预期效果的情况也是有的,有时是因为企业的配合不到位,有的是因为企业没有拿到相应的技改资金,有的是因为技术方案考虑不周。

  · 记者:您提到做学生、做老师和做企业是截然不同的生活经历,那么,经营了8年的企业之后,您的生存感受又是什么?

  尹应武:第一个感受 是,做企业是现实的,企业家要有更大的责任感和紧迫感,要解决员工的吃饭问题和诸多社会问题,另一个感受就是成就感。老师带学生,可能带几十年,学生才会 有大的成就感。做企业不一样,我们的成果很快为企业应用,并能为企业带来一定经济、社会、环保效益,但做企业可能会有太多的困惑和困难,在看到自己的知识 和智慧被企业应用,看到伙伴们在为他们所搭建的平台上施展才华、获得成功的时候,看到那些下岗工人重新走上工作岗位后很激动的样子,那时,再多的苦和累都 没有了,这种成就感是做别的工作很难找到的。

  作为一个企业家,你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你完全可以为你自己和企业去规划你的明天,企业家的空间是巨大的,这是一种挑战。

所属类别: 媒体报道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