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科技改变生活

日期:2016年7月20日 11:40

    他是学者,历任西南师大、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两江学者。他发表学术论文100多篇,获得国家专利100多项,开发了多项先进实用的成套生产技术工艺包,专著《上善是水——破解地球危机》广受各方好评。

  他是企业家,1994年 便成立自己的公司,他所开创的“企业医院,技术银行”的经营理念,创新了技术先导型企业的经营模式,开拓了独具特色的学、研、产结合模式,完成了学、研、 产各平台的建设和价值的创造、传递、循环与放大过程,提出了“学研产”组成闭合价值链的观点,所建立和发展的“英力模式”在中关村企业中备受推崇。

  深耕三十年,他扮演了学者、专家和企业家的多重角色,先后在农药、医药、染料、生物质开发、新材料、高效节能装备和三废资源化等多个领域取得了系列重要研发 和产业化成果。一直着力于用最便宜、丰富的原料和废料(竹子、秸秆、电石渣等工农业三废),通过清洁工艺和高效节能装备单元的开发,生产出符合可持续发展 要求且投资低、生产成本小、安全环保需求量巨大的系列高附加值的优质产品。

  众所周知。我国属于世界上森林资源贫乏的国家之一,森林覆盖率和人均森林蓄积量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而传统获取纤维的原料大多来自木材,各种产业化需要导致了我国森林资源贫乏的问题日趋严重。同时,我国竹类资源500多种,竹林面积占到全球的四分之一。竹子是地球上最有生命力的植物之一,一株高20米的树生长可能需要60年,而一根20米高的竹子只需约60天,两年即可成材使用。但是,如何能攻克竹纤维获得率低的技术难点,开发以竹子、秸秆为原料的清洁制浆工艺,生产出高品质的生物基材料,让生长速度极快的竹子成为木材的替代品?

  解决这一难题,尹应武和他的团队用了六年时间。

  在基金公司的大力投入和研发团队的不懈努力下,以尹应武为核心的团队成功的开发出清洁制浆新工艺,实现了植物体有限成分的完全高附加值利用,避免了二次污染,也使物料的消耗下降了一半,破解了传统制浆造纸工艺在原料、技术、成本及环境污染方面一直受到制约的难题。新工艺产品最大限度地保留了竹纤维有用成分 和柔韧性,可广泛应用于包装特别是食品、药品抗菌包装基材、食品工业及医疗用擦拭基材、卫生护理用品基材、生态环保生活用纸、烟草过滤基材等日常生活的各 个方面。

  这或将撬动数千亿纤维制品市场,引发行业的重大变革。

  《读城》:竹纤维相比木纤维有哪些明显的优势,未来,在纤维的获取上竹子能否取代木材成为主要的原料?

  尹应武:清洁制浆新工艺提取竹纤维已经相当成熟,植物体中95% 以上的纤维和大部分具有抗菌和防水功能的木质素被提取、利用,而且竹纤维产品在生产过程中避免了使用硫化物、蒽醌等助剂,未添加任何有毒化学物质,可以做 到清洁生产,可以联产高附加值有机肥,实现了生物质全价开发,可循环、高附加值利用。可以说竹纤维是全生态绿色产品,竹纤维使用更安全,新产品强度和性能 不亚于阔叶木,生产成本也比木材低,因此,在大多数情况下可以取代木材原料,而且可以进一步开发出比木材强度高10倍的复合材料。

  《读城》:据我所知,目前市场上竹纤维制品应用并不广泛,比如说竹浆纸占有率就很低,你是如何来看待这个新产品的市场前景?

  尹应武:的确,竹浆在造纸中的占有率仅1.5%左右,主要原因就是现有制浆工艺投资大、生产成本高和污染治理困难,许多企业因为难以达到环保新排放标准要求而被迫停产。竹子作为经济作物的价值还没有被充分认识,作为产量大生长快的优势植物更好的开发应用还需要政府的引导和企业的努力。

  我们采用独创的清洁制浆新工艺生产的竹纤维本色浆,原料的撕裂度、耐破度具有更优异的性能。相关检测报告指出:送检样品不含硫化物、蒽醌、二恶英等致癌物质,不含有有机卤化物(AOX)等化学物质的残留,且铅、砷、汞、镉等有害物质含量达到欧盟食品标准。原色竹纤维功能性新材料对大肠杆菌和金黄色葡萄球菌的抑菌率达≥90%。 未来这些材料可广泛应用于食品药品抗菌包装基材、食品工业及医疗用擦拭基材、卫生护理用品基材、生态环保生活用纸、烟草过滤基材等领域,生物质竹纤维将为 上下游企业注入强劲动力。这项新技术打开了生物质开发利用的宝库,它的价值涉及到节能环保、生物质、新材料、新能源等国家提倡的七个战略新兴产业中的四个 领域,开发前景巨大。

  《读城》:你在竹纤维技术在研发和推广的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尹应武:这项新工艺及产业化技术开发是从2008年 做起的,到现在已有六年时间,已经进行了数千万元的研发投入,作为一个民营企业要把这项世界领先的技术推广应用,受到平台、资金、排斥、侵权及回报难以保 证等诸多因素制约,深感力不从心。特别希望创新政产学研模式,得到政府在产业示范、财政支持和绿色通道、政府首采方面的强力支持,更好造福人类。严重的知 识产权侵权行为阻碍了创新型企业的研发动力,产生了“劣币驱逐良币”的极端现象,让真正以技术研发和创新为灵魂的企业心寒、心痛。如果重大成果得不到有效 保护和强力组织的推动,创新型国家的建设将面临巨大困难。

  《读城》:大家都说你是学者型企业家,这两个身份你觉得矛盾吗?

  尹应武:学者要理解企业家最好要有企业家的经历,我从1988年进入企业,1995年 创办企业到现在已经接近三十年。我能够体会企业家在想什么,做什么,要什么。同时,学者型企业家也是联系学者和企业的桥梁和纽带。可是,学者最大的问题是 对技术的经济性、实用性及完整性重视不够,更多地是强调技术先进性和创新性。所以存在理念和兴奋点不同的问题。学者兴奋于发现和创新,企业家则要求经济技 术的可行性和生产应用的稳定性。学者和企业家两重身份,让我既理解学者,更能体会企业家的关注。三十多年的产学研工程实践让我能够尽可能了解和解决社会和 企业需求,破解了许多行业难题,虽然经历坎坷,困难重重,但感到充实和欣慰。

  文.村村 《读城》2014—11—P40 专家解读栏目

所属类别: 媒体报道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