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洋碰撞的思索

来源:摘自科技日报 日期:2016年6月29日 11:29

  尹应武从四川 农村长大,从小离开父母。恢复高考的第一年考上大学,因为成绩优秀,留校当了教师。1985年,他考了中国科大近代化学系硕士研究生,后来他又到了中科院 有机所和化学所,还在一家公司兼职。他的才华得到不少院士和教授的称道和赏识,专家们一致劝他搞基础,“可我觉得眼下的应用搞得不多,我走这条路才合 适。”

  尹应武说,把理论变成成果,再把成果变成钱才有价值。于是,他从搞香料、化妆品到抗癌药,整整搞了3年,终于尝到了企业技改的味道。为了充实自己,他 又考了中科院院士、清华大学赵玉芬教授的博士,攻读生命有机磷化学。1994年,当他拿到了烫有金字的中国博士学位证书时,他已成为紫光英力公司的老板 了。

  这位年轻的老板娓娓地给我叙述着两个博士的故事。他展开了手中的来信,那是他的师兄小叶从大洋彼岸发来的。

  “应武:咱俩都是赵老师的弟子,尽管我长你几年,但你要比我有出息。身在异乡,给洋人打工的滋味不好受。这次回来见到你,真长了见识了。你干得很成 功。你搞的那个企业医院相当不错。你的想法很新颖,很有开拓性。国内变化真大,条件也很不错,连高压液相质谱联用仪这样的先进仪器都有,尤其是你的作用发 挥得很好,我真羡慕你。”

  小叶的思乡,尹应武是了解的。那天,当心有所动的小叶问及公司的薪水和住房,尹应武没有作答。为什么?“我不会承诺。一个人要有骨气和志气,想干,就不会在乎这个。”

  在中国,国内培养的人才,住房、提升、晋职,仍需排队。对留学人员,却有倾斜,土洋之间的碰撞所出现的失衡现象,必然使那些在故土上成长的英才产生了 想法。但是,他们在中国接受了多年的高等教育,他们懂得大局,他们理解国家吸引人才的特殊政策,他们心中有着人生定位、价值取向这杆秤。我们迫切需要踏踏 实实地干事,如果事没做好,反生出嫉妒心理,体现不出我们的胆量。小肚鸡肠,还谈什么修身齐家治天下?

  梁曦东博士曾在英国和瑞典作访问学者,紫光给他的月薪是1000多元,而外企的起价是1000美元。外面的“磁场”很强,牵引力很大,紫光集团员工的 待遇与许多民营企业、外资企业比偏低,他们经受着金钱和个体户的考验,我问梁曦东“你为什么不留在国外?”他笑笑:“其实,出去毕竟是给别人干。当你作访 问学者时,人家客客气气,一旦成了他的雇员,性质马上变了。”

  紫光人在对“知识分子穷”这一命题展开讨论时这样认为:说知识分子穷,其实不然。我们的经历、阅历、特长,这一大笔无形资产就是可观的支票。可我们把 大笔的有用支票集中起来,却没有找到合适的兑换处,我们有“企业医院、技术银行”这么一笔财富,我们却视而不见。

  我们以20多年别人竞争不过的寒窗苦走到一线,帮助企业做,把知识带到社会,我们不应是江湖郎中,等到有了症状才用高科技手段,病还不知道在哪,就只 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把高校的科技人员凝聚在一起,给企业把脉号诊,找准病根,恢复了元气就是在积累知识财富,就能产生效益。技术转让相当银行贷款、技 术贷款。去年,仅紫光英力公司,就签了20多家企业,80%的产值都上亿元。

  在实践中,他们终于悟出了:只懂得资本运作的企业家,只能是原始积累的资本家。熟谙运作无形资产价值的企业家才是真正的现代企业家。

  人才就是春天,人才就是绿洲。遗憾的是,我们看到的最大浪费是人才的浪费,最吝惜的投资是人才的投资。所以,每每出现不能很好发挥才能和留住人才的现 象。比如给高薪和房子不可能。其次是固定资产的浪费,因此,我们的春天来得很晚,我们的绿洲还不多。尹应武说,以人为本,用人所长。我没法改变那些尚不完 备的政策,但我可以通过创业实践来创造。

  尹应武想起来紫光前的一件事,他找到张总只谈了5分钟的话,“我说,我是要寻找那种懂知识、能实现价值的人,而少约束人的领导。”张总觉得面前的年轻 人非同一般,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张总就需要这样的人。汇聚各方人才,运用高新技术,振兴民族工业,实现人生价值。这正是紫光人才工程的具体体现。尹应武 终于找到了这种感觉。

  中国人是条龙,可群龙无首,龙在一起又打架,怎么办?“这就要给他一个舞台,让他有能量释放。”尹应武认为,“公司办大了,就需要搞几个海龙王,各霸四方。老虎多了,就多搞几个山头。”

  好一个尹应武,土洋的碰撞,撞出了一个不凡的想法。

所属类别: 媒体报道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